资讯分类 The latest

联系我们Contact US

  • 电 话:请填写您的联系电话
  • 手 机:请填写您的移动电话
  • 邮 箱:请填写您的电子邮箱
  • 网 址:http://jpguo.cn
 

巩俐饰演郎平,女排夺冠故事被搬上银幕,中国体育电影要火了吗?

发布日期:2021-06-24 09:00:02
电影《夺冠》(原名《中国女排》)历经种种波折,终于在9月25日正式上映。这部以中国女排为题材的体育电影,以中国女排的两位传奇人物郎平(巩俐、白浪饰)为主线、陈忠和(黄渤、彭昱畅饰)为副线,串联起80年代老女排和新一代女排的成长与奋斗史,并带领观众一起思考新时代中女排精神何在。 体育电影或成国产电影新热点 2017年,印度体育电影《摔跤吧!爸爸》在内地狂揽近13亿票房,这部标准的类型电影,获得了商业上的巨大成功。放眼世界,《洛奇》《极速风流》《极速车王》《点球成金》等体育电影更是耳熟能详的经典作品。不禁要问,市场潜力这么大,我们中国的体育电影呢? 其实在《夺冠》之前,中国曾出现过不少优秀的体育电影,如孙瑜《体育皇后》(1934)、谢晋《女篮五号》(1958)、张暖忻《沙鸥》(1981)等,但因为年代久远,这些电影早已被尘封在老一辈人的记忆深处。 陈可辛《夺冠》的出现不仅填补了近些年中国体育电影的空白,还基于国情,在体育电影中加入了现代性的思考。凭借中国潜在的体育电影市场,陈可辛导演较高的口碑和票房号召力,东京夏奥和北京冬奥带动下的全民体育热,《夺冠》有可能将助推中国体育电影进入创作上升期。 陈可辛的另一部体育电影《李娜》已完成拍摄,预期2021年上映;由国家体育总局参与制作的《中国乒乓》也已立案进入制作,期待未来体育电影成为中国电影票仓的一大亮点。 体育电影的看点:还原赛场风云 体育电影很难拍:一是要具备专业性,还原好这项运动最真实的样子;二是要具备通俗性,让不了解这项运动的观众也能看懂。为了解决这两大难题,《夺冠》请来了中国女排队员本色出演,还根据不同的比赛采用了不同的拍摄手法。 第一场1981年中日之战。电影通过宋世雄的解说词向观众强调日本队是"打不死"的,身材不高但灵活,擅长防守,什么球都能救回来。因此这场比赛的剪辑节奏并不快,重点呈现郎平的斜线扣球动作,并慢速特写,使观众感受中日之战的真实状况。 第二场2008年中美之战。将重点从场上的运动员转移到场边的两位主教练——郎平和陈忠和,中美女排的交锋凝缩成两位教练员的交锋,更加快速的碎片剪辑在赛场与两位主教练身上游走。还将更多的镜头给到了观众席上的中国观众,胜利后的郎平从朝下的拇指和压迫的配乐中独自走出赛场,与银幕外的舆论场形成了联动。 第三场2016年中巴之战。中国女排冠军之师全力参与,再加上对手巴西女排个子高速度快,因此在观感上就比前两场刺激了很多。剪辑更加密集,甚至动用了13台摄影机增加复杂的机位和视角,捕捉运动员的肢体动作,以增强比赛的临场感。 三场比赛,代表中国女排、低谷、重生的三个节点,也是新旧对话的节点。三场比赛,侧重点与拍摄手法都不同,但都起到了专业性、通俗性、真实性、刺激性的效果。 80年代老女排与百废待兴的体育 《夺冠》以青年陈忠和的视角,引领观众推开小城漳州训练基地的大门,映入眼帘的是80年代女排姑娘们刻苦训练的场景。改革开放之初,百废待兴,那时大家心气十足,想把落下的东西补回来。在充满理想与希望的80年代,教练袁伟民(吴刚饰)带领下的中国女排只有"拼",没有人问过她们为什么打排球?爱不爱排球? 只有拼才能超过有高科技的日美,只有流更多的血汗才能赢,也只有赢才能"冲出亚洲,走向世界"。 陈可辛找来郎平的女儿白浪来出演青年郎平,她会打排球,也演出了年轻时郎平不服输的赌气和傲骨。更重要的是,白浪从小在美国长大,性格中的阳光自信很符合80年代运动员的气质。 影片中所有关于80年代的场景都蒙上了暖色调的柔光滤镜,除了凸显年代感,更隐含着陈可辛对那个时代的温柔之情。 新时代借郎平之口,赋予女排精神现代性 "你们中国人为什么把一场排球比赛看得那么重?"郎平:"因为中国人内心还不够强大,需要胜利。"《夺冠》借郎平之口,去探讨"在意输赢"和"你为什么打排球",这就超越了主旋律体育电影的范畴。 提到竞技体育,国人难免牵扯到胜负欲,这种胜负欲常与国家荣誉联系在一起,也许每一个世界冠军背后,都有一段关于"我为了什么"的混沌。 郎平:"你为什么打排球?"80年代女排姑娘们没有想过的问题,她问向她的队员。为了国家?为了父母?为了改变命运?为了成为谁?还是为了自己? 郎平再问:"你爱排球吗?"这个80年代女排姑娘们不敢想的问题,她问向这批大部分生于90年代的队员。当一名队员举起手站在郎平面前,平静地说出:"我不爱排球,我要退出国家队,去考大学"时,就是时代的声音。 80年代的女排精神激励一代中国人拼尽全力,自信来自整个时代新生的朝气,集体主义还是它的内核。新时代的女排精神卸掉了沉重的民族包袱,自信在于每个个体独立的意识,是"成为我自己"。 陈可辛在采访中说,现在这批运动员在自信心上特别强,虽然是第一次演戏,但其实每个人都是明星。她们自己演自己,还会自己改动台词,她们身上鲜明的个性是时代在她们身上的体现。 新体育电影:新旧时代的碰撞 《夺冠》中有三场戏: 一是郎平参加关于女排改革的专家会议。她被一群老领导围着,阐释她对女排的改革计划,她的3条改革措施非常有效务实,放弃80年代的经验,紧跟国际潮流以应对新的排坛发展。表面上,这是郎平与老专家的交锋,实际上这是新旧两个时代在排球甚至观念上的碰撞。 二是郎平改革下的大国家队初成立。这些队员中,有伦敦奥运周期的老队员,也有刚入国家队的90后新队员,新队员"对抗"老国家队论资排辈的旧规矩,被冷落、被特殊对待时心中的不满也直接说出口,队员们正是在这些争吵与碰撞中凝聚成团体运动中的每一股力量。 三是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中巴之战。郎平带领的科研团队已经可以用电脑实时分析场上对手的技术数据,迅速找出破绽,开展有效的针对性战术,破坏对手从而实现逆转。这与40年前,老女排只能靠付出血和汗来冲击强队的境况大相径庭。 陈可辛无意为郎平立传,他以郎平引进现代化的改革为切入口,展现《夺冠》作为主旋律体育电影的现代性。郎平的排球改革大刀阔斧,不破不立,而陈可辛以此将电影的主题上升为"不在意输赢,成为你自己,享受排球"就相当了不起,特别是放在华语电影的语境下。 在中国,运动员常被带上国家荣誉的"光环",很多运动员付出宝贵青春也不知道为何拼搏,年幼进入体校、升省队、国青队、国家队,没有时间思考和学习,也很少有人问他们专业之外的问题,看似辉煌的一生被安排得满满当当又毫无生气。 郎平对队员们说:"姑娘们,今天不练了,谈恋爱去吧!"我们就知道,《夺冠》对于中国体育电影赋予的新时代意义。 体育是伟大的事业,但首先要热爱它、享受它,并且知道自己为何为之拼搏。 据猫眼专业版数据,截至本文发稿,《夺冠》票房已达1.52亿,评分高达9.2,预期将会实现口碑与票房的双丰收。《夺冠》之后,改编自网球名将李娜的《李娜》将要上映,乒乓球《中国乒乓》也将搬上银幕,中国体育电影要火了吗? 希望以陈可辛《夺冠》为起点,助推中国体育电影迈向新的创作高峰。电影《夺冠》正在热映中,你还没去看吗? 举报/反馈